对合作导演的要求也是很严格的
2018-07-23 06:2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记者:他当时为什么没有去《史蒂夫乔布斯》这个项目,而去了《荒野猎人》?

用一生做电影梦,这话现在听上去有点酸,但李少伟在用他的坚持证明这一点,哪怕《荒野猎人》进行了内地审查的微创手术,也要让观众在大银幕里看到他辽阔的视野。这一次,李少伟说了很多心底话,他谈了他眼中的小李,谈了香港影史见闻,谈了到底有没有被诺兰刻意虚焦。至于《荒野猎人》的故事,它可以从皮草猎人格拉斯爬出坟墓为开端,以这篇采访为终结了。

记者:《荒野猎人》之后的下一个项目是什么?

猎人缘起:我要保证中国投资方与好莱坞公司平起平坐

记者:莱昂纳多他会亲自去推广公关吗?

近期工作:新科幻片七月开机,与中方公司合作未必走合拍

记者:您是怎么参与到《荒野猎人》这个项目上的?具体负责哪方面工作?

记者:您也参与过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导演的电影?

记者:能透露奥飞公司投入了多少资金吗?

记者:听说您这次特意没有去片场探班,原因是什么?

李少伟:我当时作为本片在香港拍摄部分的执行制片人,很了解在香港拍了什么东西的。在香港部分,确实他只有一场戏。因为那个时候这部电影很多粉丝,caa有机会去找一个香港演员,去扮演本地的一个角色,接摩根弗里曼,那个时候正好签了陈冠希,他们就推荐陈冠希来演,这方面和导演是没有什么关系的,所以就只是一个普通的配角,本身就是那么一场戏,并不是说当时的事件发生后又安排他的戏份要怎么剪,这些都没有。这个我很清楚,因为诺兰在香港拍戏我每天都在,我监制香港那个部分。基本上他拍的都用到了。

李少伟:最近刚刚买了两部小说的版权做项目储备,另外有两部电影处于拍摄前的筹备期,其中一部是科幻题材的合拍片,计划今年七八月开机,片名叫《inversion》,另一部叫《china town》,计划2017年第一季度拍摄,是否做合拍还没有确定,我的工作原则是先不去考虑这个问题,一切以故事优先,先做剧本。这两部电影从融资、开发、选角、制作到寻找全球各个市场的发行伙伴,都是由我和我的合伙人markus全权负责。

李少伟:诺兰是杰出的职业电影人,他每天都做好充分的准备,到现场,他非常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不会犹豫,效率非常高。有一套衣服,他一直相信会给他带来幸运,每天都穿,其实是有很多件同样的。我做《云图》的时候,跟沃卓斯基姐弟接触,他们也很有效率。在过去二十年,我有幸和不少大师级的导演合作。跟李安在拍《卧虎藏龙》时,他的才华、能力、分析力及坚持令我非常钦佩。当年李安导演与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失之交臂,我写了封信给他,告诉他我相信他的才华,并深信有一天一定会拿到最佳导演奖,到时我会在远方为他鼓掌喝彩。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拿过两次最佳导演。我仍深信,他还会有机会在不久的将来再拿到最佳导演奖。我当然希望,那也会是我有机会参与的电影。

记者:他长期冲击奥斯卡不成功,变得很苦情,也被全世界网友反复恶搞,您怎么看这件事?

记者:您觉得小李子现在演电影到底是一个什么心态?

李少伟:我们这部电影的故事设定和场景就决定了较高成本。正如莱昂纳多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所说,全球变暖真实存在。去加拿大拍摄时并没有雪,最后又转战到阿根廷。我们的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很坚持从头到尾顺拍的拍摄方法,这样能得到演员最好的表现,当然相应也会提高拍摄成本。每个人对电影的态度不一样,我们很重视电影的品质,也深刻认同导演的做法,虽然知道超支的风险可能会增加。这也得到包括中国在内的投资方的理解。

李少伟:首先是缘分吧。初期融资时,有潜在合作方分析的数据判断这部电影的风险比较大。我们对制作的电影当然有我们的热爱,看法自然是不太一样的。我从第一天了解这个项目,就觉得虽然它投资相对大,但是在全世界将会有很好的影响力、号召力。我做电影这么多年,在我看来每一部电影都有它的生命。有些电影我们一看就知道商业上会成功,而另一些则在艺术上会颇有建树。又有品质又有商业价值的自然不常见。《荒野猎人》在我看来是一部类似于《阿拉伯的劳伦斯》和《与狼共舞》这样气质的史诗电影,从全球市场判断是可以在商业艺术两方面兼顾的。但在没有完成拍摄前很多投资人是无法想象的,会担心电影像西部片,比较文艺,投资很大就会有风险。我依然很自信地去寻找合作伙伴。要感谢奥飞从一开始就相信我对这部电影的判断和期待。

记者:这部电影耗资近1.35亿美金,为何制作成本这么大?

记者:当时是斯皮尔伯格到澳门拍的吗?

李少伟:奥飞投入的资金数字当然不便由我说,但可以透露的是,奥飞投了一个挺有规模的额度。现在全球的票房收入已过五亿美元了,这还不包括即将上映的日本。我相信这是一个让所有参与者都引以为傲的数字。

李少伟:有的,也有些是朋友,我充分尊重朋友的选择,希望投资是因为由衷认可项目,而非仅仅朋友间的交情。如果投资方对这个项目有些担心,没关系,之后还有很多的机会合作。在我目前的电影计划里面,就有不同的中国合作伙伴参与。

记者:《荒野猎人》在中国取得了高于预期的成绩,如何看待这个急速增长的市场?

记者:奥飞公司能获得全球的票房的分成吗?

在华语制片人行列中,李少伟是工作量与知名度最成反比的一位,你肯定知道江志强,也听说过,但却很少听起有人聊李少伟,因为干得多,吆喝的少。虽然制片人中心制在2012年才被中国电影商人广泛提及,但三四年的市场催化下,制片人的地位已越来越重,《荒野猎人》这样充满大尺度场面的杰作,能顺利进入内地,少不了李少伟的功劳。他凭借多年经验,赢得内地一家动画公司的信赖,把大陆热钱带入好莱坞项目中,也为金主的全球票房收益保驾护航。李少伟现在参与的《刺客信条》,就牵引了更多中国投资方的加盟。

拉开这部电影的制片人大名单,我们可以看到多达19名电影人位列与此,其中,李少伟这个中国人的名字格外醒目。李少伟,英文名philip lee,从事电影工作长达30余年,拥有日本大学艺术学院导演专业文学学士学位、美国电影学院(afi)艺术创作专业艺术硕士学位以及香港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博士学位,他曾荣获美国电影学院玛丽毕克馥基金奖学金,从1987年至1993年间负责香港沙龙电影有限公司的制作部,在此期间,担任20多部好莱坞电影及众多影视作品亚洲单元的制作人,亲自参与了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在《夺宝奇兵2》的中国场景拍摄。

漫谈小李:他是电影演员no.1,会亲自跑公关

记者:在奥飞之前有其他中国公司和您接触过这部电影的投资吗?

1996年,在香港电影进入衰退期时,李少伟反而回到了亚洲,以制片人的身份参与多部华语片:的《荆轲刺秦王》,的《卧虎藏龙》,的《英雄》乃至于仁泰的《霍元甲》等。后来,随着业内的好人缘,很多跨国影片也来找李少伟指点江山,如李连杰首次开打的《功夫之王》,郭在荣携手拍摄的《我的野蛮女友》正牌续集《野蛮师姐》,以及瞄准亚洲市场的好莱坞大制作《古墓丽影2》,甚至顺道来香港和说几句悄悄话的《暗夜骑士》。

与奥飞的这次合作很愉快,因为我在这个项目中的职能就是负责融资,所以帮助投资者赚到钱是最开心的事儿。我想后面我做的每一部电影,都可以由中国的公司参与投资,即使不是合拍片也没关系,有些影片因为题材类型的缘故并不是特别适合中国市场,可能就不会在中国上映,但我认为参与到这些项目投资的中国伙伴完全有机会可以通过全球其他电影市场盈利,这也是中国资本参与国际电影市场的一种方式。

记者:为什么奥飞最终成为本片的中国投资方?

李少伟:没有,那个年代《夺宝奇兵2》这部戏是数一数二大的。斯皮尔伯格是没去的,他每天会发个传真,告诉他的第二组导演,他要什么镜头,在哪个角度拍。他传过来的故事板已经画好了的。

记者:有个对无数影迷都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关于《蝙蝠侠:暗夜骑士》香港部分的戏,其中陈冠希的戏份是不是因为当时的艳照门风波做了删节?

李少伟:莱昂纳多确实是一个很认真的演员,包括汤姆哈迪也是。行内的人都知道莱昂纳多十分用功,对合作导演的要求也是很严格的。他这次拿到奥斯卡,就是大家对他表演的认同。

李少伟:中国电影市场越来越开放,也越来越大,国际化的电影也慢慢在中国市场有越来越好的表现,但是我暂时还不会制作只是针对中国市场的影片,我认为好的电影应该具有全球语言,所以我还是会优先选择国外的编剧做故事的开发和剧本的写作。

记者:美国媒体在奥斯卡之前爆出了一个猛料,小李子在《荒野猎人》的片酬达到2900万美金,您能核实这个信息吗?

从影迷案:陈冠希在《暗夜骑士》的戏确实没有删

李少伟:我觉得是很多电影他都会这样做的,你有莱昂纳多这样的一个superstar,大家也一定有这样的期望的。他的团队十几个人一定有的,负责的内容不一样。我们使用的每一张海报他都要认同的,他有一票否决权。他个人也是一个品牌。我跟很多好的演员合作过的,他确实是最好的之一。让我深刻认同的演员还有汤姆汉克斯。我八十年代还合作过一个演员叫乔治c斯科特的美国演员,他的演技曾让现场每个人热泪盈眶。电影行业是充满理想和梦想的行业,一路走下来,会有很多人、很多事,令你对这个行业肃然起敬,心里充满感动。这次《荒野猎人》也是。

李少伟:我个人的观点,莱昂纳多在当代电影行业里,是当之无愧的巨星,说他是no.1也不为过。我作为职业电影人,我由衷敬佩他。他不仅有天分,也确实很用功,参演的电影都是品质出众的电影,他要合作的导演是顶级导演。换一个角度,业内最棒的导演为什么那么喜欢跟他合作,也因为他确实是一个很敬业的好演员。

虽然我从小在香港长大,看到很多香港电影。但长大后接受电影教育时,最开始是在日本,后来去了美国。在外国,拍摄都是准备工作做的很好的,香港做电影的准备工作比较少,香港人都是很灵活的。我在日本念书时已经开始参与制作电影了,我很多香港朋友在去日本取景的时候,都会找我帮忙。我那个时候还是二十岁出头吧,还记得有一天,我在车上,看见他们香港的工作人员都拿着一张纸。原来今天要拍的剧本是他们昨天晚上写的,飞纸仔!可见香港电影工业的成长是不太一样,你现在看香港那个年代的电影特别有活力,很多想象力,很活泼的。工作了那么多年,我个人还是认为拍摄前有足够的准备比较好。

李少伟:没有具体的事务性工作,但是战略上一定要有把控。这一次,我们电影的公关在美国、国际都是与20世纪公司一起合作的,我觉得做的挺好的。

李少伟:当然。我去找中国的投资方来投,一定首先要保证它跟世界各地每一位投资者的地位平等。很多中国的电影公司在过去投外国电影的时候,只在意中国是否有市场,对国外的市场不太了解也不很关注。我能保证的是跟我一起来做项目的伙伴,在法律上和财务上都是跟好莱坞和国际接轨的。new regency pictures是一家很有品牌的公司,合约上我们做得很正规。《荒野猎人》已经拿到各种奖项荣誉,票房表现也不俗。

记者:可以说,《荒野猎人》里的小李子是当下世界最受关注的演员,您怎么评价他?

李少伟与《黑客帝国》《云图》导演沃卓斯基

记者:你有没有参与到《荒野猎人》奥斯卡投票期间的公关工作?

《荒野猎人》监制李少伟

李少伟:这个我们真的不能说的,签有保密协议。

记者:您有观察过克里斯托弗诺兰工作时的状态吗,他和您合作过的其他导演有什么不同?

李少伟:一定的,他会亲自去跑。他想去哪一个地方,一定会跟我们在美国的团队沟通的。有时,可能你希望他去某一个地方,他可能不太愿意去,也可能他时间不行。我们有两套个方案,他要是有奥斯卡的提名,或者他没有奥斯卡的提名,会是两种不同的公关计划。

记者:但似乎戏份并不全,而且他在镜头里是虚焦状态,就像有所调整。所以你们当时是否对诺兰那一边会有一个提醒?

李少伟:是的。我很年轻的时候在香港沙龙电影公司制片部,有幸参与过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夺宝奇兵2》的制片工作。那部电影要拍一段上海的场景,在八十年代时,基本上是没有好莱坞的电影剧组来中国取景的。我们当时去了澳门,把澳门某些地方做成上海的感觉。

李少伟:从看到剧本我就很喜欢,同时因为我和我的合伙人markus barmettler都跟《荒野猎人》的制作公司new regency pictures很熟,于是就提出想参与。我在这部电影的职位是监制,executive producer。在国际上,这个职位的范围很宽泛,有不同的责任,有些专注于制作过程,有些则参与电影融资。在这部影片中,我负责融资的部分。

李少伟:这个也不是他自己要想做的(笑)。就好像我们很喜欢足球,世界杯是最重要的对不对,我们大家都要看世界杯,然后希望拿到世界杯,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他想拿到奖,除了观众以外也能得到业界同行们的认同,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

记者:《荒野猎人》在中国上映时删减了一些暴力血腥的镜头,您能接受吗?

李少伟:刚一开机的时候,在加拿大拍,我是计划去的。其间,由于在中国处理其它的事情给耽搁了,再想去的时候,就听说加拿大已经没有雪了。得知消息,大家都挺难过的。没雪,就意味着场景不能用,就需要另找方法,预算瞬间就要增加,拍摄时间周期也要受到影响。最后,我们的团队在阿根廷找到了合适的拍摄地。从前,我自己做制作工作的时候,是不希望太多人去探班的,这对拍摄团队的工作其实是一种打扰。尤其这次在阿根廷拍摄,剧组的条件非常艰苦,面临各种挑战,我们去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压力,所以最终决定不去了。

李少伟:暴力血腥的度,我是可以的接受的。事实上,在中国版中并没有很多镜头被删去。而且,现在中国观众对这部电影的评价很高,很期望在大银幕上看到这部电影,里面有很多场面只有在大银幕才能得到最完美的体验。网上盗版的内容,从画面到音效都无法媲美影院的效果,而且翻译也不精良。

李少伟:莱昂纳多和导演丹尼鲍尔是一直是有合作的,现在也是。我对《史蒂夫乔布斯》这个电影了解不多,但《荒野猎人》应该是更早开始筹备的。去年亚利桑德罗的《鸟人》拿了奥斯卡,大家可能以为是拍完《鸟人》才筹备《荒野猎人》,但其实《荒野猎人》比《鸟人》更早开始准备。大家很早就签好合约。我们在用的演员都是最抢手的演员,他们的档期非常紧,可能只有某一个时间段可以演,并且他们都有很多团队,包括经纪人团队,律师团队,很复杂。所以有时候也要为演员考虑档期。基于此,在我们签合约的时候,都签得特别细心,力保不会出现问题。比如这次拍摄汤姆哈迪他后面有另外一部电影,但是我们拍摄周期延长了,他就不能去拍另外那部电影。

记者:是只有这个莱昂纳多《荒野猎人》他这样细心,还是说每一部想冲击奥斯卡的电影都会这样做呢?

其实我们也是一样。一开始做电影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奥斯卡?我很多年前跟李安导演聊,我第一次读完《卧虎藏龙》一稿剧本的时候,就觉得我们这个电影要去奥斯卡的,他当时开玩笑说奥斯卡才没有人要中文电影。每次要做电影,我们只能尽力去做,而不能说要为了奥斯卡做,也不是只为了票房去做。我们每一次都要尽心尽力,用最好的精力,去做我们相信的电影作品。

但电影样片送到洛杉矶的时候,我常去看,看了样片我心里就有了底。在影片后期制作的时候,参与的反而更多些。

李少伟:没有,我还记得那天陈冠希拍的那场戏,摩根弗里曼到香港,陈冠希去接他。在机场,我跟陈冠希聊了挺多的,我觉得他还是挺不错的,当然后来他那个事件的发生,其实在国外大家是知道的,但一点儿没有影响香港的那一场戏。

上个周末,天道酬勤的《荒野猎人》在中国累计票房达到3.3亿人民币,助推该片全球票房迈过5亿美金关口。托网红小李的福,中国观众极其罕见地体验了一场赫尔佐格自然主义包裹下的泰伦斯马力克式的心灵洗涤。因为那三樽小金人,《荒野猎人》在中国市场的潜力完全得到预估,正如它的华裔监制李少伟预料的那样我们没弄错,《荒野猎人》,的确有个华裔监制。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xporta.cn天线宝宝心水论坛香港,天线宝宝心水论坛香港,6hc开奖结果香港版权所有